主頁 > 心理漫遊

我能改寫劇本嗎?(下)

作者:

自從上次Jessica遭遇到性侵後,她變得更加寡言,心底裏清楚沒有人可以保護她。媽媽依舊帶她一起去打牌,Jessica已沒有印象有否再被性侵!是忘記嗎?還是害怕想起來呢?不管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害怕想不起來,在心理學上都屬於潛意識防衛機制,也就是潛意識用來保護自己來幫助降低焦慮和負面情緒。弗洛伊德的理論中,潛抑作用是最基本的防衛機制,只要遺忘造成心理創傷的事件,就不會再度受傷或是被事件影響。

15歲的Jessica已長得亭亭玉立,有一天媽媽帶着她乘坐地鐵出上環,快要到達上環尾站時車廂人數寥寥可數,當時站在靠門的Jessica被兩名男子一個靠在身後,另一在旁邊用下體磨擦她;當時她很害怕但無法呼叫,她形容當時媽媽是看到的但沒有前來阻止及保護她!到了總站後兩名男子馬上逃離車廂,她踏出車廂那一刻才有能力呼喊。媽媽只管拖着她離開車站,沒有報警,什麼也沒有為女兒因這事做過一點點!

今年30歲的Jessica已5年前結婚,育有兩個女兒。長女4歲、幼女10個月大。丈夫很遷就他,家裏的一切事務都由她掌管。一切看似很美滿,為何Jessica主動來尋求協助呢?之前我們有提過弗洛伊德的理論中,潛抑作用是最基本的防衛機制,只要遺忘造成心理創傷的事件,就不會再度受傷或是被事件影響。但緊記理論歸理論,因每個人都是獨特,所以不能夠一概而論。潛意識就是潛在我們平常表意識觸碰不到的地方,但卻是真真正正的發生過。對Jessica的最大傷害是媽媽在自己受到傷害時沒有保護她,沒有聆聽她,眼巴巴的看着他受到傷害也沒有阻止對方!

有一天當Jessica餵母乳給幼女時,大女兒想走近一些看看妹妹,Jessica不知那裏來的不悅一手推開大女兒,令她跌倒在地上。問題是Jessica一點悔意也沒有,覺得是大女兒跌倒是自已找來的,爸爸看在眼裏心痛不已。理性上Jessica是知道自己不對的,但感性上沒有悔意,她意識到是否那裏出現問題。

在會面時Jessica願意把過去所有表意識的記憶都分享給我知道,她讓我能夠幫助她。對她來說最大的推動力去尋求協助是兩名女兒。我曾問她,你童年過得開心嗎?答案當然是不開心;你希望女兒可以快樂成長,不走你走過的路嗎?答案當然是希望女兒都開心快樂成長!我們要從原頭解決問題,所以一連串的心理治療就是要從她和媽媽的關係開始。否則的話悲劇只會不斷重演,我們很多時侯看新聞都會看到很匪夷所思的倫理關係,正正因為上一代的問題沒有解決、修補過;所以歷史段重演,悲劇不斷發生!

你希望改寫劇本嗎?




Dr Peggy Li 李佩琪博士

資深心理治療師
亞利桑那州塞多納私立大學 - 哲學博士
南澳大學-心理理輔導碩士
明尼蘇達州穆爾黑德公立大學-犯罪學學士
美國NGH及ABH認證的催眠師/催眠導師
香港專業輔導協會-副院士
從事心理治療超過20年
曾接受新城電台、ViuTV和商業電台《口水多過浪花》等
眾多媒體訪問

善於提供相關心理輔導問題。包括:情緒管理 職場壓力輔導
寵物離世輔導 自我認同意輔導
催眠治療包括:睡眠障礙 釋放壓力 人際關係
其主要服務群: 家庭醫生轉介 精神科醫師輔介 相關機構轉介個案等等

 

收貨人 :
:
:
 
 
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