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世味漫遊

走進不一樣的伊斯蘭世界

作者: 張孝文

說起伊斯蘭教,似乎總有些負面印象,保守、極端、不包容,甚至聯想到恐佈份子。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,親身去一趟中亞國家,或許另有想法。

烏茲別克(斯坦)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中亞地區五個斯坦國(其他四個為哈薩克、吉爾吉斯、塔吉克及土庫曼),國人多信奉伊斯蘭教,但眼前景象…美少女竟穿起短裙小背心,時值盛夏,攝氏四十多度高溫,確是很熱,但始終是伊斯蘭國度,竟能讓人眼睛吃冰淇淋消暑,有點意外…

伊斯蘭教千多年歷史,自非鐵板一塊,早在公元8-11世紀,歐洲仍處中世紀「黑暗時代」,中亞地區已是伊斯蘭以至世界重要學術文化中心,在數學、天文、文學及建築等領域有重大貢獻,如Muhammad ibn Musa al-Khwarizmi創立代數學、Omar Khayyam建立新曆法亞拉里曆(Jalali calendar)、Abu Nasr al-Farabi被譽為阿里士多得後最重要的哲學家等…人材輩出,有學者更稱該之為中亞地區的黃金時代。除地理優勢外(位於古絲路東西文化交匯口),伊斯蘭教、基督教、印度教、佛教、猶太教、拜火教、古希臘多神教等不同宗教和平共融,百家爭鳴,方能成就大業。其後衰落涉及政治、經濟及宗教多種原因,非本文內容範圍。

 

說回旅遊,烏茲別克,即漢朝西域之大宛國、蒙古的察合臺汗國及之後的帖木兒汗國,重要城市包括塔什干、布哈拉及撒馬爾罕。早年許多烏茲別克商人留在中國新疆,成了中國的少數民族烏孜別克族。

伊斯蘭國家,景點自少不了清真寺,但更多的是Madrassah,阿拉伯語解作學院,見證昔日對學術之珍視。即使今天多活化為市集,售賣紀念品,學術全失之餘更顯俗氣,但建築本身仍具参觀價值,當中以撒馬爾罕地標雷克斯坦廣場(Registan Square)最為壯觀,去烏茲別克不到訪,等於是白去了。
撒馬爾罕建城於公元前3世紀,是中國、印度與波斯之間的十字路口,中世紀時為花剌子模首都,14世紀晚期帖木兒帝國更大興木士,將之建成古絲路上一顆明珠。廣場有三座學院圍繞,分別為Ulugbek、Sher-Dor及Tilya-Kori。巨型拱門、高聳的宣禮塔、深藍的大穹頂、繁複細密的牆體花紋、燿目而不浮誇,致有人稱之為「世界上最高貴的公共廣場」。1409年,帖木兒孫兒Ulughbek繼位,他本是出色的數學家及天文學家,著重學術研究及承傳,於1417年下令建造Ulughbek Madrassah,教授神學、天文學及哲學等,成為當時中亞最大型的穆斯林學府之一。其繼位者再接再厲,分別於1636年及1660年建成Sher-Dor及Tilya-Kori,歷時二百多年,為世人帶來文化魄寶。

由於其豐厚歷史沉澱,撒馬爾罕於2001年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産,稱為「文化交匯之地」。

思想開放,方能帶動學術發展,否則只會成為讓人憑吊的「遺産」。

 

 

張孝文

自1982年初次出門,在中國走了近一個月後,旅遊如毒癮纏身,無法自拔,不去不快。加上命帶驛馬星,公務出差機會不少,至今踏足四十餘國,更欲以旅遊為業,卻未成功。旅遊方式從孭背囊隨緣而走,到拉喼做鴨仔,再變為度身訂做當地私人團,從窮遊至偶爾奢華,經歷還算豐富,可與旅遊發燒友盡情分享。

 

收貨人 :
:
:
 
 
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