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世味漫遊

離開了就不回頭

作者:

「你還會想中國嗎?有打算回去嗎?」

「沒啦,回去幹嘛?這裡挺好呀,開個小店就能謀生,想開店就開店,想開車出去玩玩就關店,沒有顧慮,過得輕鬆,生活幾乎沒壓力,很舒服。」

眼前是位來自深圳的中國移民,來了蘇里南 (Suriname)好幾年,開了一家小士多,賣飲料零食、及一些日常出品,門面簡陋,看來是前舖後居那種。

「這樣才叫生活。」他笑說。能看出是真心話,趕他也不會走。

所謂理想生活,也許就是那麼簡單。

蘇里南位於南美洲北部,東西面分別與圭亞那(前稱英屬圭亞那)及法屬圭亞那接壤,南接巴西,北臨太平洋。早於17世紀已是荷蘭殖民地,稱為荷屬圭亞那 , 後於1954年成為荷蘭海外自治省,至1975年獨立。經濟主要依賴天然資源,包括礦産及森林,其森林覆蓋面積高達全國面積95%,人口就50來萬,可說是見樹多過見人。

國內有近七萬多中國人,是南美洲國家中佔比最高。其華人移民史竟與香港拉上關係!荷蘭廢除奴隸政策後,另覓工人於種植園及礦場工作,1853年,第一批18名華裔契約工自香港上船,成為了最早到來蘇利南的華人。部份華工在契約結束後,看準黑奴解放後的移民社會,零售貿易缺乏的商機,選擇留下來,成為本土社會的小商人階層,生活安定後,例必再拉其他老鄉過去,漸成今天規模。


在首都帕拉馬里博 (Paramaribo) 中心區,看到最多的自是當地人,主要是黑人,但抬頭卻滿眼中文招牌,隨時以為回到中國,原來大部份商店和超市都是中國人經營。有中國人就有賭,似是不爭事實,市內竟有多家賭場,經營者與賭客也是中國人為主。蘇里南並非旅遊熱點,遊客極少,來訪者以商務客為主,賭場生意滔滔。

被殖民多年, 市內遺下不少歷史建築,融合荷蘭及多國風格,大部份為木建築,市中心內區(Historical Inner City) 在2002年被列入聯合國世界遺産,評價為:「城內古老的市中心仍然保持著昔日那富有創意、極具特色的街道布局,向世人展示著荷蘭建築風格與當地傳統建築方式和材料的融合。」確是如此,每幢建築各具性格,吸引遊客目光。漫步其中,有若穿越時空 ,感受其輝煌時期。與今天國力相比,其歷史建築確實有點奢華。

市內有座印度教廟,筆者初見幾乎誤為遊樂場。在眾多史建築中,這座屬於Arya Samaj教派的Arya Dewaker Hindu Temple卻只有20年左右,荷蘭建築師採用全新設計概念,外型新穎,顏色以白色及橙色為主,看來更陽光,大異於傳統印度教寺廟。一如伊斯蘭教,Arya Samaj 教派同樣禁止偶像崇拜,廟內並無任何神像,對於非印度教徒,不進去也無妨,其外型已是最大賣點。



張孝文

自1982年初次出門,在中國走了近一個月後,旅遊如毒癮纏身,無法自拔,不去不快。加上命帶驛馬星,公務出差機會不少,至今踏足四十餘國,更欲以旅遊為業,卻未成功。旅遊方式從孭背囊隨緣而走,到拉喼做鴨仔,再變為度身訂做當地私人團,從窮遊至偶爾奢華,經歷還算豐富,可與旅遊發燒友盡情分享。

 

收貨人 :
:
:
 
 
xxx